WinterPeach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百合/原创】三流写手和一流杀手(中)--短篇

预警:垃圾文笔,谢谢观赏。

          本章含肉渣

 

 

杀手小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到过,而我却时不时地会看着那台播放完影片就报废的ipad,感叹这杀手行业成本还挺高。

 

第三天,我终于坐不住了。原因无他,我的身家性命—笔记本电脑还在那电脑城,aka杀手据点里面躺着呢。

 

作为一直门不出户的宅女,我终于在白天出门了。我照着上次的导航找到了那家电脑城。奇怪的是,现在这电脑城却像是换了门面,和我上次去的一点儿也不一样,格局也变了,收了我电脑的小哥也不在。

 

我只能和工作人员解释半天,却得到了电脑城到晚上十点就关门了的结果。

 

这下,我只能像只斗败的公鸡回家。

 

到家门前,才发现门居然虚掩着。这是遭贼了?我心头一紧,可我随即就释然了,家里哪儿还有什么东西好偷的。

 

开了门,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我站在我的笔记本电脑前。

 

是她!杀手小姐!等等?我的笔记本电脑居然回来了?!

 

她转过身来,这次她是及腰的长发,转身的时候,发梢漂亮地在空中画了一个饱满的圆。她红唇轻启:“电脑我可给你拿回来了,你该怎么报答我啊?”

 

我一时无言以对,还咽了咽口水。很多人说,男人有着某种长发情节,我想,女人应该也有。

 

之后的我就有些神志不清了,不清楚到我居然答应了她以后会包她的伙食。不过她说,她不需要三餐,一日只要一餐。我想她可真是比猫还要好养活儿。

 

她要走之前,我叫住了她,把钥匙放在了她手里。我说:“我知道你有能力悄无声息的进来,可我想把它给你,告诉你,这里欢迎你,随时。”

 

话说完,我的脸都开始发烫了,我23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这样表露心迹过。幸好她面无表情,不然我真的可能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走了,我立马开始收拾家,我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然后用电磁炉开始准备着晚饭,晚饭不是很丰盛,我打算做我的拿手绝活--蛋炒饭,可是家里没有米,于是就变成了风格有点儿诡异的蛋炒泡面,好在佐料够丰富,看起来倒也是像模像样的。

 

于是我就一边码字一边等着杀手小姐回来,这一等就到了凌晨三点,我平时过的再是英国时间也经不起这样耗了,我实在困得不行,就强撑着,把面放在微波炉里温了一下然后塞在保温盒里,居然伏在餐桌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身上多了件衣服,桌上的保温盒里面已经没有东西了,而且洗得干干净净的。旁边附着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好吃:)”

 

我扭了扭因为枕了一晚上而酸麻的手臂,暗自吐槽,“也不知道把我叫醒到床上睡。”嘴角却是抑制不住露出笑意。

 

之后的好几天,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但是在桌上总是会留下吃得干干净净的饭盒还有一张纸条。我每天就把纸条妥帖地放在铁盒子里收好,然后再准备下一顿晚饭。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之前因为懒癌得的胃病居然因为杀手小姐好的三三两两。而杀手小姐,我的包养对象,更加像是一只猫,来去无影,你准备的各种好东西也停不下她娇贵的脚步,你只能每天期盼着她的垂怜。

 

某天,我依然准备着我的小说。外面却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

 

“咚……咚…咚……”

 

会是她么?她不是有钥匙的么?

 

我打开了门,一个人影迎面倒了下来。

 

我小心地扶住了她,我努力地从假发和这烟熏大浓妆中辨别,是杀手小姐。

 

她身上一身酒味,我慢慢地把她拖到床上,她一动也不动,起先我以为那是因为她喝醉了,直到我摸着她的袖口湿漉漉的,是血迹已经洇透了黑色紧身衣。

 

我连忙拿医药箱给她处理伤口,是子弹打进了手臂,还好没有伤到筋骨和大动脉,我把子弹取了,然后简单处理了一下,把被子给她盖好,便出门去买些药。

 

回到家以后,我发现她居然已经醒了,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包扎好的伤口。

 

“是你帮我处理的么?”她的话里带着一丝冷意。

 

我点了点头。

 

她却是转身把我扑倒,我心中着实一喜,话本中的以身相许这么快就要实现了么?

 

没料到的是,脖子上熟悉的触感,那把军刺又一次破坏了这旖旎的气氛。

 

“你怎么会处理子弹伤的?”

 

我顿了顿,把手往口袋里伸去,她厉声斥道:“别动。”

 

我吓得一哆嗦,然后无奈说,“那你自己拿。”

 

她拿出一看,脸上的笑意却是遮不住了:“你是护士啊?”

 

“曾经。”

 

“怎么还有人会把这种证明随身带的啊?”

 

“你不觉着当路上有人需要救助,然后你能随手拿出这个证书很牛么?”我一本正经。

 

听完,她把军刺收好,然后埋在我的颈窝里不住的笑,如果不是她笑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和着这浓妆糊在我的衣领,我觉着这也算是软香入怀的浪漫场景了。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说:“我给你把饭端过来?”

 

她抬起头,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里面倒映着脸红的我。

 

“你是不是喜欢我?”她问。虽然是疑问句,她语气却是肯定的很。

 

我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没有人能在这样一双眼睛下撒谎。

 

“你说要包养我,是不是真的啊?”

 

“我…我…这个…这饭啊菜啊,还是…热的好吃,对…”

 

一片温柔触感落在我的唇上,我惊得都没有来得及推开她,舌头就被她用力勾着,纠缠着,舔进炽热焦渴的口腔里。我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热烈的深吻,没一会儿就神魂颠倒了,在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抵着她的胸口,发出细小的呜咽作为抗议。

 

于是,她停了下来,在我耳边轻声说:“你这样就象只小奶猫,让人想欺负惨了你。“然后就含着我的耳垂,慢慢用牙齿研磨,其实也不疼,却是带起我的一阵颤/栗。

 

其实在她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身子软了,不知今夕何夕了。

 

于是乎,之后的事情发生地无比顺畅,顺畅到等我从快\感热\潮中抽身才发觉不对劲,明明我才是包养人的金主,最后怎么变成我被压了?

 

--------------------------------------------------------------------------------------------------

写这篇的时候其实构思了两个结局,有刀有糖两版结局,目前还没想好用哪一版。

其实我个人偏向刀一点儿,所以弱弱问一声,有人想吃糖么?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