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Peach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百合/原创】三流写手和一流杀手(上) --- 短篇

预警:垃圾文笔,谢谢观赏

       

我是个三流写手。

 

其实天地良心,我觉着我是配得上作家这个称号的,由我代笔的小说销量不能说顶尖,起码也是有卖出过几千万本的好成绩。当然,我想这个成绩和那个作家的俊俏的外表和一堆脑残粉有更大的关系。

 

但是我并不气馁,其实我更想要的是能够出一本冠着自己名字的小说。所以最近我一直没日没夜的呆在地下室对着我那部就快要歇菜的笔记本电脑,终日与泡面为友。就在我每天一遍遍默念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时候,上帝真的给我开了一个更大的玩笑!

 

陪伴我四年的电脑终于死机了。这可不是开玩笑,我的十几万的存稿都在这电脑里,这电脑要是真的寿终正寝,就意味着我的作家道路中道崩殂。

 

我也不管现在时间是几点,立马穿上鞋子,抱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桌上的几张皱巴巴的现金冲出地下室的门。

 

出门以后,我就被这漆黑的夜给遮住了双眼,还好我习惯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我一边走一边心里暗暗后悔,当初就不该贪便宜租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连个路灯都没有。

 

终于我通过导航到了最近的一家电脑城。

 

走到门前,我愣住了,不是说这个地方不正常,而是这个地方太正常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但是这个电脑城还是灯火通明,而周围都是漆黑一片。我在那一霎那有种自己是那唐僧就将要走进妖精精心准备的锅。

 

我狠狠打了下脑袋,作家的职业病又出来了,老是爱瞎想。

 

连忙抱着我承载梦想的笔记本电脑冲了进去,看到柜台后的小哥,就连忙把笔记本电脑给他,说:“修电脑。“

 

小哥见了我愣了好久,有点儿狐疑,问:“什么时候坏的?“

 

“昨天。“

 

小哥脸色好看了点儿,不知道是不是我自我感觉太好,我甚至觉着他眼中含着钦佩。

 

就在我不解时,他又问:“什么时候要啊?“

 

“慢不要紧,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就在我还想解释的时候,小哥塞给我了一个ipad,小声说:“你凑合着用。”

 

我顿时石化了,现在电脑城居然服务这么好?还带外借ipad?还是说这是某种深夜福利?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哥就推着我往外走。

 

我走出一段,看到小哥也没冲出来,才真的确定了今天是真的走了狗屎运。不仅找到了深夜还开张的电脑城,还得到了一个ipad。

 

于是,我小心地用羽绒服捂住了ipad,不由的感叹这可真是人间有真情。

 

这时,我看到前面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短发女子正往这儿走,手上还提着一个电脑包。我不由得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看着她那无比装逼的装束都感觉顺眼了起来。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奔波的底层人民啊!

 

到家以后,我立马掏出ipad,想着自己可不能辜负了小哥的好意,要抓紧时间码字。

 

打开我却傻了眼了,这ipad像是被黑了一样,我就只是开了个机,它就开始播放一段影片。内容还格外诡异,是关于某个富豪的,可是又不是讲他的成功史什么之类的,而是他有什么致命的病和他的日常行动,看起来不是纪录片,而……都是偷拍。

 

我不由得脊背一凉,觉着背上好像粘了一道如毒蛇一般的视线。

 

我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一凉,我一惊,就看到一张放大的美脸,正是在电脑城外偶遇的女子。可是我根本无暇欣赏美女的样貌,因为这位美女正拿着军刺抵着我的喉咙,我毫不怀疑,只要我一呼救,她会马上把我串成人串的。

 

“……小姐……我真的没…没有钱。你也看到了…我…我家徒四壁,唯一值钱的就是电脑了,还拿去修了……”

 

见她毫无表情,我只能努力博取同情,“我就是个代笔的,一个月都赚不了多少钱,三千是顶天了,你要是看得上的话,书架上都是我代笔的书,你随便挑,不不不,你全拿走吧。能被您看上,是他们的福气。”我真的觉着自己都被自己狗腿的话恶心到了。

 

但看起来强盗小姐还是挺受用的,她示意我把自己的手脚捆上了,然后她检查了下没问题,就检阅起了书架上的书。

 

她抽出了一本,问我:“这本也是你写的?”

 

正是我销量最好的那本代笔,我脑子飞速旋转,万一她是那个作家的脑残粉可怎么办?

 

可是看到她剑眉一竖,我又不敢不说真话:“是我写的,千真万确,不信?第一千零四十五页是……”我这时候只想感谢自己只要写过的文就不会忘记。

 

而强盗小姐的脸色慢慢变好了。她艰难地在我房间里找到了一处既没脏衣服也没有散落的书稿的地方---坐在了我的床上,舒展了一下她长的过分的腿,然后说,“你知道你惹上大麻烦了么?这个ipad原本是给我的任务,可是你现在看了去,你又看到了我的长相……”

 

凡是看过电视剧的人都会知道她后面会说什么,肯定是把眼睛挖了什么之类的,我内心快速盘算,要是挖了我的眼睛我还要去学盲文,这样我写的文要什么时候才能完结?绝对不行。

 

于是我立马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仙女的颜凡人是不能见的!”说罢马上闭上了眼睛。

 

然后我只听到“扑哧”一声,她竟然笑了,我心头一颤,终是敌不过好奇心,眼睛开了一条缝偷看她。

 

却见她笑到从床上摔了下来,倒在地上抱着肚子,我实在不知道是什么戳了她的笑点,只能呆呆愣愣看她用手指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站起身,动作快到我还没注意到就已经切断了我手上和脚上的绳子。

 

“记住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没见过我。”

 

说完这句话,房间里就已经没有强盗小姐了,不,应该叫她杀手小姐。

 

只有书架上少了一本书和开着的门,让我清醒明白杀手小姐不是我的一场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