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Peach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百合/原创】人间熙攘 03

预警:小学生文笔,慢热

         伪养成,年龄差12岁,年下

         设定看合集

 

天亮了以后,沈清照例去楼下买了早餐,这次她没有忘记家里还多了一口人,于是还打包了一份带回家放在餐桌上。

她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多了,沈清回忆了下自己学生时代的暑假一觉都能睡到中午。于是就把早餐贴心地放在保温盒里面,在冰箱里留着速食馄饨和面,在显眼处写好便签,甚至在上面附上了微波炉的使用说明。这才放心地从家里匆匆忙忙出门。

可沈清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会儿楚念乔已经不在家了。

 

楚念乔从早晨七点就出门,先是晨跑了两圈,这是中考留下的习惯,然后是挨家挨户的熟悉周边环境。

楚念乔专门关注那些排着长龙的早餐铺子,看看缺不缺人手,终于瞄准一家包子铺,鼓足勇气说清楚来意。

只见一开始笑面迎人的老板娘脸一下子垮了下来,直赶人:“去去去,不缺人啊,你这样个小姑娘能干什么活呀。”

就这样楚念乔连吃了几个闭门羹。可她还是没有放弃,她知道有些店要九十点才开门,她一边啃着从家里拿出来的饼干就着矿泉水,一边数着街上的店。

她心里盘算着,她知道她自己未成年,很多雇主都不愿意雇佣她,她打算把自己的学生证可以押给雇主,工资可以收的低一些,一个月五百都行,这样自己才有可能攒钱付学校住宿费。

楚念乔就这样辗转了公寓附近的三四条街从早上天蒙蒙亮一直到下午,都没有人肯雇佣她。她就像是被霜打了的小白菜,愁眉苦脸在马路边靠着电线杆蹲下。

绝大部分的店主在看到她未成年和听到她只打算打暑假工就已经赶她走了,她都没能开口谈工资。她之前有料想过找工作会很难,但她没有想过是这样难,而且这大半天,她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脸皮厚了不止一点点。

楚念乔没有吃中饭,肚子里就两袋苏打饼干撑着,于是她只能狠命地往肚子里灌水喝。然后等着那几家做夜市的店开门。

 

沈清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中午有给家里打电话,虽然没人接,但她想着这样大的孩子都是爱玩的,再说刚刚中考完,说不定去同学家玩了。

直到她回家发现家里漆黑一片,灯都没开,心里才暗觉不妙。她猛地冲向楚念乔的房间,看到床上的被子折的好好的,一点儿人影都没有。心里顿时慌得一团乱,她也没有楚念乔的电话,她责怪着自己的不称职,开始懊悔自己应该留电话给楚念乔,让她可以联系自己。

沈清赶紧抓起自己的包,就往门外冲,只能指望楚念乔就在家附近。就在走下楼梯的几分钟,她脑子里就已经把所有的糟糕可能都想过一圈了,被拐卖了,被强奸,被连环杀手分尸……

于是这一位二十一世纪无神论者,在楼梯间里一遍一遍地默念着阿弥陀佛。沈清这时候觉着自己念着的说不定就是在续楚念乔的命。她自己都没能想到这个半大的孩子在自己手上严格来说二十四小时都没到就会不见。

这对于她来说是极大的失职。

她甚至觉着自己如果找不到楚念乔就真的该像日本电影里面演的那样切腹自尽。

沈清在家附近挨家挨户地找,找出去年拍的全家福给路人看楚念乔的长相,终于她在几个店主的指引下到了一家烧烤店的摊位。

当她看到害她提心吊胆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罪魁祸首正在那里笑容满面地给人烤羊肉串的时候,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用怎么样的表情面对。

沈清觉着自己28年的人生还从来都没有这样复杂的心情,像是气极又像是高兴极了,这两种矛盾的心情把她的心都要撑裂了。她久久没有喊她,就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终于楚念乔发觉了这一道灼热的视线,抬头望了一眼,瞥见了沈清,立马心虚地低下了头。她听见沈清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上前,这一声声就像是踩在自己心上。她感觉沈清举起了手,楚念乔于是条件反射般地闭上了眼睛,可她所认为的一巴掌并没有落到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她轻柔地摸了摸她的头,沈清问她:“什么时候下班?”

楚念乔心里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反而更加惴惴然。她忐忑地回答道:“十点。”

这点儿动静已经把店主引来了。

店主看到沈清的架势就已经懂了,他问道:“是小朋友的家长吧?”

沈清点了点头,就跟店主走到一边。

店主还什么都没说,沈清就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说:“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这倒让店主不好意思了起来,他连忙扶起沈清,一边揉搓着围裙,一边解释说,“也没麻烦什么,倒是小朋友能干的很,今天帮了我很多忙。你们是家里面吵架了吧?小朋友离家出走了?”

沈清愣了愣,顺势就点了点头。

店主见了更是打开了话匣子,“你不知道啊,我见这小姑娘在这一带徘徊很久了,好像一直就在找工,中饭也没吃,也就顺着她留下了她,这架势我可见多了,不是私奔就是离家出走,小姑娘家里得要多着急啊。我还想着等收了摊去公安局带她找家人。没想到你来的挺快的,也就免得我走这一趟了。”

听到这样的解释之后,沈清赶忙连声道谢,并提出要带楚念乔走。

店主也是爽快人,听罢,嘿嘿一笑,大手一挥说,赶紧回家吧。

 

回家路上,沈清紧紧握着楚念乔的手,捏得手心里都冒汗了也不松开一点点,就好像是怕手一松人又不见了。

一路无话。

到家以后,沈清就一直在厨房里面忙东忙西的,楚念乔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乖巧地坐在餐桌旁边。

终于沈清从厨房端了两碗面出来。

“我晚饭没有吃,就吃面吧,你要么?”说着就把面搁在了楚念乔面前。

沈清应该是真的饿极了,拿着面就风卷残云般吃了起来。

楚念乔就像是在等着判决结果的罪犯,不敢多言,只能用筷子拉起面条装模做样慢条斯理地吃几口。

终于,沈清吃完了,楚念乔赶紧撂下筷子,双手放在膝上等着沈清的训话。

“你为什么要钱?”

楚念乔脑中想过沈清会问的无数个问题,也编造好了无数个借口,可就是没有想过沈清会问这个。于是她就只能像是个背错了考纲的小学生一样坐立不安,抓耳挠腮,嘴里却是吐不出一个字。

沈清看这架势,知道就算她问出来个结果也不会是真的,也就叹了口气换了个问题。

“我知道你想要钱那肯定是有你自己的用处。可是我希望的是你能够在做出决定前能够先和我商量一下。答应我,可以么?”

楚念乔连忙点了点头。

沈清却是知道其实楚念乔极大概率地没有往心里去。

于是她又说:“你今天找工作难么?”

楚念乔小心地打量着沈清的脸色,犹豫地说:“难,那家烧烤店是我找了一整天唯一一家肯收我的。”

“难是因为你还未成年,你还没有到出去打工的年纪……”沈清见楚念乔想要出言反驳,就顿了顿又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没有要阻止你的意思,反而我是想要帮你。”

楚念乔狐疑地看了看沈清。

沈清喝了喝水,说:“你在外面给别人打工,工资会不会被拖欠先不论,安全也得不到保证。那你还不如给我打工。我要你做的也不多,第一是家务,第二是给我公司的信息录入,就只要会打字就能做的工作……”

楚念乔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她面上不显,其实心里高兴坏了,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了,按照沈清给工资的标准,她一个月可以拿到七八百,这比自己预期的要高多了。

“那我们就拉钩吧!“

楚念乔吃了一惊,沈清以为她没懂自己意思,伸手握住对方,然后伸出小拇指勾住她的,然后解释说:“这个是要你承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要和我商量。”

然后沈清慢慢摇了两下,两只手的大拇指盖在了一起,“盖章!现在一千年都不许变了。”

沈清嘴角勾起,脸颊上显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楚念乔看着,居然心中生出想要戳一戳这酒窝的念头,手上什么都没动呢,脸上却是渐渐红了。

“那你还有什么想法么?”

楚念乔这才晃过神来,连声道,没了没了。

于是沈清转身把碗筷放在她的面前,说:“那你的家务就从今天开始做吧。晚安啦。”

然后潇洒地留下了一个背影。

楚念乔却是坐在桌边,看着自己的手出神了良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