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Peach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百合/原创】人间熙攘 02

预警:小学生文笔,慢热

         伪养成,年龄差12岁,年下

         设定看合集

 

“小偷!”

楚念乔被两个孩子堵在墙角里,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长得就像是面目可怖的怪物,而她就将要被这阴影无情吞噬。

“我不是!”她低着头小声辩解。

“有爹生没娘养的。我妈都说了,你就住在你姑姑家里,就像是寄生虫。怪不得没人喜欢你,你怎么连朋友的钱都偷?”

“算啦。”旁边的孩子拉了下正在说话人的手。

“我真的没有碰你的钱!”

楚念乔鼓起勇气,抬头吼了一句,但那两个面目不清的孩子就像是瓷器缓缓地从头顶慢慢裂开,从中间出现了一张她无比熟悉的脸。

“妈。”

妈妈没有回答,嘴抿成一条直线,眼神冰冷的彻骨,她一句话都没有问就已经把她打入死牢,就像是那天一样。

脆弱和疏离感就像是潮水般将楚念乔吞没。她觉着自己要窒息了,她抠抓自己脖子上的皮肤,扭头回避妈妈的视线,转身逃窜……

 

楚念乔身体抽搐了一下,从梦中醒来,慢慢起身才发觉自己浑身被冷汗浸湿,即使是七月末的天也让她感觉凉意透入骨髓。于是她连忙去洗手间,拿干净衣服换洗。

好久都没有做噩梦了,还是关于那段时间的噩梦。被污蔑,被自己的母亲怀疑,在那之后小偷这个标签就像是狗皮膏药黏在她身上,她从一所学校转到另一所,身边却永远都有着这样的风言风语。

她甚至觉着今天做的噩梦还是美化了现实,有时候孩子间的恶意是大人所猜测不及的。课桌上被刻上的污言秽语是家长口中的玩笑;时不时就不翼而飞的作业是老师质疑中的偷懒;吃饭上下学永远的独来独往是每年评语中的不合群。

楚念乔嘴角微微翘起划出自我嘲讽的角度,可是就连自己母亲都不相信自己,还能指望谁相信呢?

事情的最后楚念乔都没能找到同学所说丢失的区区两百块,她沿着同学上下学的路,同学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一遍一遍地找,恨不得能把地皮整个翻起来,从黄昏找到天黑。她都已经想好了,她要向同学求情再宽限一天,她再去找,即便听起来再不要脸,再有嫌疑,她也要找到为止。那是她自证清白的唯一机会啊。

但是当她回到家以后却发现很久没有出现的妈妈从皮夹里面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了她的同学,于是整件事情就此盖棺定论。最后她还是不知道丢失的钱到底在哪里,这件事情无疾而终却又像是永远都没有结束,她这次在沈清嘴里又听到了……

 

沈清本身就是睡眠浅的人,听到外面走动的声音就醒了。当时一个激灵还以为自己这一个单身独居女青年遇上了小偷,之后才想起从昨天开始自己就不是独居了。

当听到流水声音,沈清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出门张望了下。

就看见楚念乔在水池里面洗着睡衣,手上用的力气却是大的很,倒不像是在洗衣服更像是要把衣服撕碎了。

“这么晚了就不要洗了。”

楚念乔被这一声吓得一个激灵,脱口而出“现在洗衣服水费便宜!”

沈清听了,觉着有趣,整个人半靠在洗手间门框上,有意逗逗她:“那你也不用手洗啊。洗衣机可不是摆设。”

楚念乔其实在话出口就已经后悔了,之后就不吭一声,僵硬得连手都不敢动。

沈清暗道,糟了,这不是个能开玩笑的主儿。于是补救似的,上前把洗干净的衣服拧干了放在脸盆里,柔声说:“你不用管了,我去把衣服晒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小孩子还是长身体的时候。以后晚上什么都不要管,就睡觉好么?”

楚念乔点了点头,沈清目送她回房了,这才抱着脸盆去阳台。

沈清仔细想想,感觉家里多了个人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她接到家里“太后”的加急旨意要把舅舅家的大女儿托付给自己照顾,一开始以为就是照顾几日,没想到“太后”一点儿也不体恤民情,居然说是要呆到她考上大学。

沈清一下子就叫苦不迭,她家也不是托儿所啊,这照顾个未成年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特别是自己年末工作忙到自己都不一定照顾得了自己,这怎么还能顾得上别人。

沈母沉吟半晌,终于松了口,那就先呆一个学期吧,她有嘴有脚,就只要给个地方住就好了。

沈清哑然失笑,在很多长辈的心里照顾一个孩子无非就是给他吃的住的,似乎养孩子就和养一棵植物一样简单,她心里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更加明白和自己妈妈这样强势的独裁者根本没什么好聊这种育儿经的。

从这半天的相处下来,沈清倒是觉着这个差事并没有自己一开始料想的难,起码楚念乔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不良青年,反倒是看上去有点惧怕自己。但她转念一想,一开始就住进陌生人的家里,拘束也是人之常情,或许之后一起相处时间长了,她们也能相处得不错。

对于沈清来说,自自己工作之后,生活圈里面已经很少出现新面孔了,她本来就不是擅长交际的人,现在生活中多了一个人,她其实既新奇又担心,她恨不得世上能有一本攻略关于如何和楚念乔相处。

就这样想着,沈清倒是越来越清醒了,觉睡不着了,沈清就顺手从冰箱里面开了一罐冰啤酒,回房间,开了笔记本电脑重新看之前在做的报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