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Peach

想做一个讲故事的人。

【百合/原创】人间熙攘 01

预警:小学生文笔,慢热

         伪养成,年龄差12岁,年下

         设定看合集

时间是晚上的十点,楚念乔坐在长途大巴上抬手腕看了下时间。她不由自主地看往窗外,外面下着大雨,雨滴打在窗户上,窗上的雨滴映射着窗外的霓虹倒映着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她觉着自己应该是有理由悲伤的,可是事实却是她心里空空的,毫无波澜,就像是已经习惯了。

是的,她已经习惯了从五岁父母离婚以来被父母像是扔包袱一般在亲戚家间辗转。

“楚念乔呀,楚念乔……”

她依在座位上,无力抱住行李。这个由父母名字组成的名字证明她也曾是一个被期待的孩子啊。

原以为在母亲再婚以后,自己终于能够安定下来,和母亲在一起。但是母亲在两年间又生了一双子女,就无暇顾及她了,再加上继父的冷嘲热讽,她就不出意料地又被送走了。

这次又是要看谁的脸色呢?脑中浮现了那个笑容客气又疏离的女人。她想,她该叫她姐姐的,没有血缘的,是她继父妹妹的女儿。她们只见过寥寥几面,见面了也只是点头寒暄。再不行高二就住宿吧,就是住宿费不知道……

“终点站到了,请各位乘客有序下车,不要忘记个人……”听到报站,楚念乔才如梦初醒般的赶紧抓住行李带子跳下了大巴,没来得及撑伞,雨瞬间就打湿了她的刘海,她刚刚打算举起行李包遮雨,就有一把伞出现在她的头顶。

“是楚念乔吧。”她听见女人柔柔糯糯的声音。

回头一望,撞上了女人的眼神,就像是盈满了春江水般的温柔,她愣了足足有三四秒,才觉着不是很礼貌,连忙移开了眼神。低声诺诺地回答,“是我。”她犹豫再三还是吐出那两个字,“姐姐。”

“那我们回家吧。”女人顺手提起了她的行李,动作快到她都来不及制止。

“车就停在外面,我叫沈清。你平时想叫我什么都行,我们就当做朋友一样相处就行。”

“我知道的。”

沈清愣了一下,疑问地看着她,等着楚念乔解释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楚念乔咽了咽口水,回答:“我知道的,你的名字。”

沈清听罢,抿嘴笑了笑,抬手揉了揉楚念乔被雨打湿的刘海,然后递给她一张纸巾,说“擦擦吧。不要着凉了。”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纸巾,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花。可是楚念乔却好像闻到了一股清冷的香味,于是她在接过之后还在鼻尖停留了一下,却是没有闻到任何味道。或许是沈清身上的香水味吧,有钱人真讲究,她暗自腹诽。

沈清先行几步,先是把车门打开了,示意楚念乔坐上后座。楚念乔也就不矫情了,坐上后座顺手还接过了装着自己全部家当却轻飘飘的行李包。她有些局促,车子是SUV,可是她却把自己压缩得小小的缩在角落,双手依旧抱着她的行李包。

沈清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还是沉默。车里没有沈清问话,楚念乔又不是会客套的人,瞬时车里气氛降到冰点。楚念乔只能数着外面的雨滴声打发时间转移注意力。

最终还是沈清受不了这种尴尬氛围,抢先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学啊?”

“九月一日。“

“听说你考在市一中啊。那很了不起啊!市一中这种老牌市重点很难考的。“

“还好。“

就这几番问答下来,沈清已经要崩溃了。她终于能够感受到闺蜜李瑶一直说她嘴里崩不出几个字的抓狂心情。沈清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惜字如金的人了,没有想到这次还真是棋逢对手了。

就这样晃了晃神,沈清也就没有再打算自讨没趣了。至此,一路无话。

 

看到眼前的酒店式公寓,楚念乔还是吃了一惊,她知道沈清已经工作三四年了,可是眼前的单身公寓有着好地段,警戒的安保,实在是不像是沈清这样一个独身在A市打拼的白领能够买得起的。她又联想到家里人对这个姐姐的风言风语,28岁还没结婚,吃穿用度都要最好的,可是过年却从没有给亲戚带礼物。这个样子活生生就是被老板包养的实例啊!

楚念乔不由得又打量了一番沈清,微卷的长发及腰,五官并没有特别精致,要说出挑,那就是那一双眼睛,总像是盛满了江南三月的烟雨,只是盯着人,就让人觉着含情脉脉。这还真的是有被包养的资格的,楚念乔暗暗下了定论。

沈清打开了家门,一边给楚念乔拿拖鞋一边介绍:“这公寓呢,是我按月租的,就我一个人住,之前也是有一点儿冷清。现在你来了,也是带点儿人气。“

楚念乔左右草草扫了几眼,就觉着这是个精致单身女人的房间。桌布,沙发,茶几都细致地选用了统一的色调,整个房间都是温馨的暖色调。桌上台历上面密密麻麻的行程配合着可爱的颜文字突然就活泼起来了。

沈清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把台历盖住,遮掩式地赶紧说:“我们去参观下你的房间吧。“

楚念乔的房间是原本沈清的书房改的。笔记本电脑和文件还留在房间的桌子上。沈清发觉了楚念乔的眼神,说:“之前走的匆忙,刚刚做完工作,还没来得及打理。”

“没事”楚念乔把包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像是老干部总结发言似的说“挺好的,我挺喜欢的。”

是真的挺好的,楚念乔曾经有过和远房弟弟挤在一张单人床,也有过在姑姑家的客厅打地铺。现在看着这个独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干净单人床,她已经十分满意了。

“你喜欢就好”沈清看起来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带她认了认厕所和厨房的位置,就让楚念乔赶紧去洗澡,甚至贴心准备好了浴巾和崭新睡衣。

楚念乔站在温热的水的冲洗下,感觉浑身热腾腾的,甚至觉着内心都热乎乎的。

“这次是不一样的。她……和他们不一样。“她自言自语,”或许这次……“

 

等到楚念乔暖和地从浴室出来,感觉心情都放松了。想着要去沈清的房间和沈清打个招呼,她在雨里等了这么久,大概也淋到雨了,也要趁早洗澡啊。带着好心情,她走到沈清房间的脚步轻快,连嘴角都不由得带着一抹笑。

“没事的,妈。嗯嗯……我知道了……手脚不干净?从哪里听说的?嗯嗯……“

楚念乔站在开着一条缝的门前,突然感觉从门里吹出来的风像是隆冬。她如坠冰窟,都听不清之后沈清和她母亲说了什么。

她想解释,张了张嘴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慢慢的眼里的光也熄灭了……

评论

热度(1)